欢迎您,今天是
收藏本站
 
 
当前位置<<本站首页<<详细信息

2022年的疫情下的清明节

发布时间:【2022-04-05】 浏览次数: 247


   今年的这个清明节是一个失去父亲、丢失祖宅、有故乡却回不去的祭祖的日子,封闭在足不出户的小区里,朝着老家的方向凝视良久,沉思,怀念,遗憾,遂阵阵酸楚与心痛涌上心头……

20223月初以来,新冠病毒奇袭上海滩,确诊数量一浪高过一浪,各地医疗队逆行义无反顾的驰援上海,满载着各地蔬菜的大货车星夜奔赴上海,看之思之,令人动容,竟有泪在眼眶中打转,悄悄擦拭湿润的眼眶,生怕被儿女们看到而“嘲笑”我。就在今天,我们小区已经连续三次上了有确诊病例的榜单,这注定了2022年清明无法回乡祭祖,除做核酸和做志愿者外,必须执行足不出户的严控措施。遥望老家的方向,寄托我无限的遗憾和歉疚,好在妻在东台,可以代我去父亲坟前祭拜……

祖坟寄托了一个家族对故去亲人所有的思怀,是后代对先辈们家风的传承与发扬。儿时的记忆中,父亲每年对祭祖仪式相当重视,逢除夕、清明、七月十五、冬至等,无论刮风、下雨、酷热、寒冬下雪,父亲都会带我去祭拜爷爷、奶奶,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烙下了“不忘本”的深刻印记,这种文化传统的传承是言传身教和潜移默化中形成的,胜过千言万语的令现在孩子“厌烦”的教育大道理。

老家的习俗是在清明前扫墓祭祖,通常等我放假回到家时,金黄油菜花间,除了无人理会的孤坟,大多数的墓茔早已插上了纪念的纸幡,几乎每座坟前都已有人烧过纸钱,每次我总觉得我是最后一个去的!关于生死,童年的我并不懂是什么,又意味着什么,更不会认真细致思考,即便每年清明和除夕的祭祖上坟,我也只把它当作是家族的相聚,我更挂记的是祭祖过后那一顿丰盛的晚餐。至于坟前的磕头,只能算作是模仿虔诚父母的机械动作。但每次也做得有模有样的,力求父母满意,其实我现在又何尝不是同样的对子女们提着要求,他们又能领悟多少,做到多少呢?

往年,每逢清明,无论高速如何堵车,工作多繁忙,抑或是不太紧张的疫情笼罩,我都会克服困难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,为祖坟清理杂草,添上新土,还配备了一肚子饱含人生酸甜苦辣的心理话,当真正要说出口时,却又全部堵在了喉咙口,化作阵阵泪滴洒落父亲坟前,目光呆滞的久久凝望。我的每次无声跪拜,都是与父亲最深情的拥抱,无言而博大的父爱场景如放电影一样滑过脑海。

思念是一种很玄乎的东西,似有若无思绪万千,恰逢清明思亲,世事无常扰人心,道不尽的惆怅。清明时节细雨纷纷,疫情笼罩人心忧忧,窗外斜织的雨水是亲人的眼泪,是离别的人对这个世界的不舍,是对现实的宣泄与寄托,把愁绪冲刷。

今年我却要食言了,实在是回不去了。

访问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