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,今天是
收藏本站
 
 
当前位置<<本站首页<<详细信息

(五)我的高中阶段

发布时间:【2019-06-27】 浏览次数: 587



1998年,我考入了高中,学习压力更大了,毕竟面对的是高考,堪称是改变农村孩子命运的为数不多的机会,也是目前来说最公平的考试。

我每天早起晚睡,落实每科每个知识点,用学到的知识点求解着充满陷阱的各式难题,倒也觉得成就感满满。父亲会不定期的在中午时分来学校看我,那是父亲上午卖完蔬菜顺道来学校看我,他一般会带些水果来,然后几句简单询问和嘱托他后,他就离开。可是有一天下午,我中午午休完站在北窗户口看着窗外的炎炎烈日正走神,目光无意中扫描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匆匆向我宿舍方向走来,定睛一看,正是我的父亲,当时已是下午2点左右。只见他神情很沮丧,在我的一再追问下,父亲告诉我,他那经过精心改装的“载重自行车”被偷了,卖菜的篮子,袋子全扔了,一路走到我学校来的。我能明显看出他心里的痛苦,坐在我宿舍床边,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,沉默不语,我给他泡了一碗方便面,几番推拉后,终于同意吃面了,他的心情才渐渐平息了。他这一辈子,勤俭持家,不舍得花钱,这一天卖菜的钱远不够买一辆自行车,此刻自己无交通工具回家,还要面临回家被母亲唠叨责怪的风险。我主动提出把我上学用的自行车给父亲骑着回家,总不能如我爷俩去省城寻叔叔那样,走着回家吧,父亲也就没再推脱。看着父亲消失在县城滚滚车流中的背影,我不禁潸然泪下……,这泪交融着各种情感,汇聚在心头,涌动、发酵,直接变为学习的驱动力,助我在高中学习中不断“变道”,“超车”不断的向目的地靠近。

2000年左右,父亲卖掉了送客的三轮车,经邻居介绍父亲到了一个规模较大的养猪场帮助饲养肉猪,规模较大,能消耗附近村子较多的剩余劳动力,社会影响力较大。父亲开始了没日没夜的搅拌猪食,喂食,喂水,清扫猪圈等流水线一样的作业,做了一名饲养员,这饲养员与大熊猫的饲养员可有着天壤之别。在市区读高三的我也经常要去看看父亲,实则大多是找他要生活费,虽然我平时较为节省,还是会难免陷入囊中羞涩,不名一文的境地。每次去那充满猪臭味的养猪场,我心里就会一阵阵犯酸,这种酸并不是嫌弃父亲的工作环境,而是心疼父亲。父亲要强了一辈子,老了却无用武之地,只能在这市区的边缘角落里养猪,整日与猪为伴,而我却帮不上父亲的忙,还要找父亲讨要生活费,我不禁自责起来。父亲的床是一张简陋的1米宽的硬板床铺,旁边小桌上摆放着吃剩的青菜汤,一小碗发黄的白米饭,父亲小心翼翼的问我吃不吃?我终于没有忍住,抱着父亲哭了起来,这泪水不仅包含了我自己奋斗在高三阶段学习的辛苦,更多的是舍不得一生好强的父亲的处境,父亲没有多说什么,静静的看着我,用他那长满老茧的手为我擦拭眼泪,老茧划过我的眼睑,我都感觉的到刺疼,但我必须坚持住,这是深深的父爱,父亲轻声的问我:“近来学习如何?考大学有希望没有,平时虽说你是爸爸的希望,你也不要压力太大,你尽力就行,我不强求你必须上大学”,父亲一连串的简单朴实的话语说得这么流畅,好像他已经反复背诵过一样,平时不太善言辞的他竟然讲得这么流畅且富有逻辑性。刚刚还在哭泣的我竟然笑起来了,我说:“爸爸,你放心,我给自己下了军令状的,一定要跳出农村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,你所有的付出和辛苦我都看在眼里,你就安心的等着725日高考揭榜的日子吧!”父亲开心得眼睛眯成一条线。

200177日是我参加高考的日子,提前一天就有很多同学的爸妈爷奶们来学校外住下,为他们加油鼓气。我们当年是考前填志愿,经过多方比对和打听,我最终填报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,忐忑不安的交上志愿表并签字确认了。我也是渴望爸妈能够过来的,可父亲当时远在4000多公里以外的广州打工,每天白天干活,晚上他还主动要求值班负责工地夜里材料的安全。我与父亲的交流仅限于他傍晚吃晚饭的时间,我用当时的一种叫做“201”的电话卡,在公用电话亭上拨给父亲。75日,爸爸就与我通过电话了,父亲嘱托并祝福我发挥出平常水平。77号,我独自一人揣着水笔,铅笔,橡皮,直尺等必要的文具,带着一家人甚至是家族的希望,走进了2001年的高考考场,当时心里着实紧张,语、数、英、理、化、生,6门课的知识点交织在心头,甚至出现短暂的大脑空白,所有的知识点都从我的脑海里飞走了,我惊出一声冷汗。语数英发挥得正常,在理科综合上我的发挥欠佳,被几道物理难题搞了个下马威。高考发榜于725日,我的总分为511分,江苏省的二本线为500分,这个分数低于我平时的模拟分较多,我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自然就没戏了。2001年,我成了达到本科线却没有学上的人。这也正是后来江苏省改成高考后填写志愿的原因,让达线而无学上的学生尽量减到最少。对于我这种不服输的人,自然不会轻易认输,铆足了劲准备二战,然对于复读父母的意见却出现了分歧。

访问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