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,今天是
收藏本站
 
 
当前位置<<本站首页<<详细信息

(四)初中时期与父亲的二三事

发布时间:【2019-06-27】 浏览次数: 516



19959月我小学毕业了,到镇里上了初中,那个年代是从初一开始学习英语,小学时期我的词汇里就没有英语这个词。记得第一节英语课快结束的时候,老师用筋疲力尽例行公事的口吻说:“大家尽量每人配一台单放机,用于课后学习英语,多听有助于英语学习。”老师说完快速离开了已经开始议论纷纷的教室。我回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,准确的说应该是在捉摸不透家里经济情况的状态下,向父母提了要买单放机的要求,只见爸妈眉头紧锁,母亲说:“手头积蓄都有用处,还有随时可能冒出的人情随礼,得有点家庭流动资金啊”。父亲在一旁并没有说话,次日放学归,我看到桌上摆放着标有“单放机”字样的盒子,父亲还是想办法凑到了钱(用现在的流行话应该叫私房钱吧)给我买了。带到学校后还没拿出来使用,我就发现同桌和前后桌的同学买的是那种带录音功能的,学习复读都很方便,还可以录音,反复播放,甚至当玩具捉弄人,我特别羡慕。欲退单放机换录放机的想法萌生了且愈发强烈,放学回家后我不吃晚饭,拉着小脸,要父亲给我退了买带录放功能的,父亲这下更为难了,在堂屋里来回踱着步子:首先是否能退得掉?其次,镇上小店里没有录放机卖,得耽误一天赚钱的时间;第三,肯定要增加钱才能买带录放功能的机器,这钱又从何处来?看着陷入沉思的父亲,我依然丝毫改变想法而妥协的意思,当时的我认为父亲是无所不能,根据印象概率统计,我提的要求他都会想尽办法满足的,即满足率达到100%,在童年的我心目中,父亲简直堪比西游记中的孙大圣(那个年纪正是86版西游记首播阶段)。在尚没有得到父母肯定答复的状态下,我竟然昏昏睡着了。不知凌晨几点,唯记得东方发白,天还未完全亮,我隐约听到父亲与母亲在低声商量:“要不卖掉些大麦换点钱给孩子买个录放机吧?”父亲提出这样的建议,母亲说:“你就溺爱吧,要个头就买个头,家里猪儿不吃了?”尽管母亲持否定态度阻拦了,但父亲还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了,抛出一句“天无绝人之路”给了母亲。父亲早早出门到我至今不知的地方卖掉了三袋大麦(约300斤),又退掉了原先的单放机(估计还被老板扣除了部分折旧费),带上这些卖粮的钱专门骑上他那辆改装自行车去了县城,给我购置了我朝思夜想的带录音功能的录放机,那次可把我激动坏了,本以为没希望的事竟然实现了,凝练成成语大概就是喜出望外吧?然而现在想想,我当时是多么的不懂事与自私啊,为了自己的虚荣,将父亲置于万难之中。

有了这台录放机后,我并没如某些同学打着学习的幌子把它当成玩具到处晃悠,而真的用在学习上了,我在这门新增的英语学科上学得格外卖力,读,背,听,写都做得一丝不苟,与其说自己学得认真,不如说是自己被父亲和母亲的这次举动深深感动了,这种感动是深层次的触动,内心产生了学习的驱动力和欲望。我在初一的第一学期期末考试中,英语成绩为班上唯一的满分,当时的英语老师朱丽红高度表扬了我,第一次尝到被老师表扬的滋味以及通过自己奋斗后品到的甘甜。

后来一次语文的半命题作文“我最感恩的人”,我将这次单放机转录音机事件详细的细节描述了出来,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袁桂富老师发现并打了高分,在班级当场朗读我的作文,感动了不少同学。后来袁老师告诉我,他不光在班级读了,还把这篇作文带回家,读给他的父母和老婆听了,得知此事后,我当时很受鼓舞,学习的信心和劲头更足了,可以当时的手稿再也找不到了,我也不知道当时的文笔功力如何,大概是简单叙述吧?然朴实的文字最富感染力。

进入初二阶段后,我的学习滑坡明显,一直跟随班上一些贪玩的同学玩游戏,打球,并不把学习当回事儿,学校的作业都是难以保量完成,保质就更是奢望了,父亲看着每学期我的成绩,焦虑万分,但我已经长大,他也不好揍我,只是每次苦口婆心的劝我好好学习,对于学习目的我是时而清楚,时而又犯糊涂。大约在初二下学期的时候,父亲专门到学校了解下我的学期成绩,得出的结论是:我读书没希望了,父亲说实在看不出我是块读书的料,开始担心我将来讨老婆成问题,他开始琢磨拆屋建楼了,似乎是提高硬件条件,筑巢引凤?父亲那几年在黄海边跟随亲戚捕鳗鱼苗,海蜇等,赚了些钱,腰鼓里有些钱就想做事,他是做事雷厉风行的人,没几个月就开始修建小洋楼了。当初他的这些决定我并不知情,也未看出什么门道,我依旧是稀里糊涂的上着初二。

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初二的期中考试,我的数学成绩竟然滑落到25分(总分为120的卷子),我的同桌为97分,他的嘲笑深深刺激了我。晚上9:30下晚自习后,班主任袁老师留下了我,针对我的数学成绩专门做了原因分析,然后对我做错的题目一一讲解,我记得当时错得最多的是关于三角形全等问题,我完全没有概念:“角边角、边角边、边边边”这三种全等的判定,我都是张冠李戴的,全错。袁老师反复叫我如何判断,急的时候也会大骂我笨,当时我内心极不服气,认为他是大人,是老师,当然觉得简单,现在想来我当时是多么的幼稚啊,根本不理解老师的苦心,不认识当时自己问题的严重性。讲解得累的时候,他也给我讲他奋斗的故事,时光就这样在时而紧张时而愉快的气氛中流逝着,大约到一直持续凌晨4点左右,我们似乎忘了外面还飘着大雪,这才分别回了宿舍。通过这一夜的交流与学习,我辗转难眠,仿佛一夜间长大了,我知道了学习的重要性,知道了学习对我意味着什么?我开始奋发拼搏,起早带晚的把我以前落下的知识一一落实并补习上,我1.5的视力就时那个时候近视了,但我不后悔。到初三上学期的东台市期中联考时,我已经由班级倒数十名跃到班级前五名,自己也切身感受到了学习的乐趣,好多原先不愿跟我在一起玩的同学,现在都主动交流,一起食堂吃饭,我体会到了被人重视的感觉。

我没有如父亲料想的那样,我最终以616分考上了高中的正取生,当年全校第一估计是659分,县城的东台中学,而我来到了东台市第三中学(现名东台市第一中学)。父亲的大楼盖好了,我却上了高中,然父亲并不失望,反而满脸洋溢着高兴,他心里清楚,上了高中就意味着将来上大学的概率挺高的。

访问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