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,今天是
收藏本站
 
 
当前位置<<本站首页<<详细信息

(二)父亲与我的小学记忆

发布时间:【2019-06-27】 浏览次数: 520



1989年,为了让我早点儿读小学,在我6岁时,父亲就硬是找关系让我去读了一年级,被送进小学一年级的课堂的我,感觉老师总是有意无意的针对我,“刁难”地要我回答“我跳起来都够不着”的问题,每逢此情此景,老师便顺其自然的数落我一番,有时还会捎带脚地补一刀:“这么小,叫你别着急上一年级” !彼时,我已经完全记事了,至今老师所有的表情和用词神态细节,我都记忆犹新。我在一年级教室里整天度日如年,目光扫描着窗外,翘首以盼着下课铃声的敲响,成绩自然也就上不去,老师也不喜欢。不到一周时间,我悄悄的主动回到了那本就该属于我的幼儿园教室(当时幼儿园和小学是在一起办学的),我的幼儿园老师是个温柔的大姐姐,且从名字上看也着实像我的姐姐—丁小秋,几次放学时分大雨倾盆,父母没法来接我,我都是跟随她回家蹭饭的。父亲得知我自己主动退出一年级回到幼儿园教室后,我本以为“被揍一顿”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,然令我始料未及的是父亲并没有责怪我,此时,大概“揠苗助长,急功近利,欲速不达”等词语都一一闪过他的脑海吧,他竟然默认了我的决定。此后的学习生活平淡无奇,并无波澜,岁月就这样悄无声息如溪水般静静地流淌着。

大概在小学五年级时,学校组织高年级学生去地级市盐城市春游,我们都异常兴奋着,甚至用亢奋来形容也不为过。我们将第一次乘坐大巴出东台,可以到看到挤满了只有在电视机里才能看到的动物的动物园,整齐排列着威武客机的广袤无垠的飞机场,充满尘土味儿的地级市的30层以上的高楼……。一阵亢奋之后我就好动,好惹事了,隔壁班同学挑衅我,我上去揍了他,他却哭得稀里哗啦的,跑回家喊来了他的父亲,我被同学的父亲揍了,还要求我下跪道歉,实在是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”,迫于压力与胆怯,虽有心不甘但我也只好照做,当时感觉我的委屈大了去了,且自感“颜面扫地”。我回家后把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给父亲,父亲听完先是露出出离愤怒的愤慨,然而他脸上的怒气又慢慢的褪去,宛如大海涨潮后的退潮,甚至让我感觉到了柔和的味道。第二天一早,父亲为此专门去了我学校,与班主任和校领导进行了交流,妥善处理了此事,具体怎么处理的我并不知道,我只记得晚上同学的爸妈带了很多好吃的,各种水果等来到我家,算是道歉了。当时的我真的好气,好恨,我觉得父亲应该上去“以彼之道还施彼身”地与同学的父亲干一仗,或者也把同学揍一顿,方能解我彼时的心头之痕。现在想来不管父亲是出于什么考虑,他是理智的,选择了正确的方法,并没有将事情扩大化。否则就会演变成两家家长的斗争,甚至报警,然后学校处理,没准我们还要转学,后果我不敢暇以想象……

访问统计